雨草

动笔

很久没有动笔了

琥珀色的忧伤蔓延了长势

迷失

最初走上祭台的意义

太多生灵

满布

我又如何破碎,银河

水晶咯吱咯吱的眼眸

如果世界明日倒塌,崩殂。

天鸟连带着海水

满上

我又如何呢


如果冰蓝色的水草想要我扎根于土地的根

我又如何呢?


如果冬天暗紫色的雪花想要我思念故土的心

我又如何呢?


一切祭祀的目的

我知晓

却云海死亡。

偎依水滴。


我又如何呢?


我将以一种非死亡方式

名义上的死亡

而走上祭台


明年三月淡红色的花瓣

玻璃一样美好的季节。

我将死去

祭奠所有众神

让永生随水鸟飞去

啊一切

空泛

的破碎感

像一粒粒沙尘。

我将如何呢?


我终于止住了脚步,因为背后的万紫千红,因为眼前没有大海。还有欲望,回头,走回去。即将迎面的空间,一定喷薄炸裂,粉色,绿色,水墨色,丹青描不出的远山。我的想法就是我指路的摆渡者,悠悠转转,我终于止住了脚步。

真理的碎片

题记:"We choose to go to the moon. It is not because it is easy, is because it is hard."

我是一个曾经信仰真理的人,曾经质疑真理存在的人。但直到今天,我才想明白--我们都是真理的碎片,不然我们就不存在。
好奇心,是刻好在DNA里的东西。我们不管学不学理科,都会抬起头仰望天空。星空辽阔,你想到什么了呢?好奇是真理对我们最好的引导。
人生而有意义。而且意义没有大小,意义是时间,空间,漫长的旅程后,真理的礼物。人人生而平等,生命宝贵,对于真理,意义随处而存。也许你并没有出生,但是生命开始于存在的一刻。多多少少的意义汇聚在一起,就是一个巨大的矩阵。矩阵的运算就会得出真理。
可是如果真理不存在,一切都是骗局。那其实我们的存在都是无意义的,所以生而平等。。。┌┤´゚Д゚`├┐
最近我一个很佛的化学老师,就是平时各种应用科学大法好,退化到家庭里的人,那天看了施一公的视频。兴奋地像她家儿子一样跳到我面前说:"我去,那个DNA的东西太神奇了。"还有什么量子纠缠之类的。我大概以为她对什么量子之类的东西大概是什么都不知道。后来她跟我不好意思地解释:"就是很兴奋,你知道我毕竟是个理科生。"我记得前不久她还佛的,理科就是饭碗的到处跑。有一个很哲学的同学,跟她讨论学习化学的意义。然后就没有然后了。但是我看到的是此刻她眼里的光blingbling的。然后我想,人类总会有抬起头看一眼星空的冲动的。只是,时间早晚的问题。
只是如何拼凑这矩阵,也使我迷惑。既然把人凑到一起跺脚也不会发生什么,真理是如何拼凑的。之前我觉得我一辈子也拼凑不出那瑰丽的拼图。宇宙的密码,人类的未来一切都在这里。现在我有一句话送给所有和我一起迷茫的人,去捡拼图吧。我总觉得接近真理有两步,捡拾碎片和拼凑。真理的美不是分裂的,它是全能的。任意一个拼图都具有真理的全部美丽。我这样相信着。然后走着。
真理和艺术,你相信哪个会是宇宙的最终。要听我的答案吗?艺术不过是真理的副产品。一切艺术于真理,产生于对于真理的追求。一切无形皆有形,一切有行皆无形。艺术和科学的焦点真理。它们不是平行宇宙,而是不同的表达方式。科学在拼凑,艺术在凝聚。一个有着单位,一个没有。
拥有好奇心吧,对于一切。不要局限,我们终将面朝宇宙,春暖花开。背后的抛开,无底深渊又如何。
面朝宇宙,春暖花开。

除了改字之外,,,哪位大哥能让它看起来好看一点

我和我残破的棋局

我和我残破的棋局。
在无人经过的战场。
衰败的,丢盔卸甲。
我知道灰色的云坚强地像风的主宰者。
也知道白色的恋人永远可以远离战场。

我和我残破的棋局
在无边无垠的战场。
黑色的,陷入熔岩。
我还知道,我从来没有一面整齐的旗帜飘扬
也知道没有那长征的将军从未来过我的棋局。

我和我残破的棋局
全身呜咽。
我从未完整存在,也从未完全残破。
我的灵魂膨胀,却支撑不起我虚无的四肢。
我无法死去,懦弱的四肢意死在无尽的颤抖中。
我。。更无法活着。因为我惧怕了我残破的棋局。

遇到一个未来的自己,半边身子颤抖了一个下午。身体冷热交替冲刷,苦水吞吐云烟,深吸气,然后在炙热的天儿下,似倒非倒,头顶是骤黑的云,脚底是湍流的河。嘴里念叨的是倾刹间的茫,眼底泛滥的是。那人的身影,一个人,一座楼,一片云雾,和整个天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