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草

对于历史的描述(一滴雨)

旅者来自何方?
他又将去往那里?
除了这天地之间已成往昔的历史,无人知晓啊。
 
我来看你,
不不,请你迷途知返。
已知迷途,不惜来往。
 
你不知道你要面对什么。
你以为你知道了很多吗?
你将知道你一无所有。
 
既然已经来了,我已是一无所有。
正因为我知道过很多,所以我来到了这里。
 
错的错的都是错的。
你知道吗?
从古希腊开始
那第一笔的落下,注定了注定了。
 
我正是那第一笔的执笔者。
 
你。。。可知自己做了什么?
 
我知道,我在亵渎。
所以我想,我想看到那,吉光片羽也好。
 
请随我来,旅者
时光在远久的过去呈现,在不远的未来固定。
它吟唱着的歌,从来不重样。
它以为那是永没人记录的东西,但是什么时候的事。
你知道,你又不知道。
越博识的人越无知。
越聪颖的人越愚蠢。
越想靠近真相的人,越被它推开。
旅者啊,旅者啊。
你何必纠结,又何苦彷徨。
向后张望,
火红的枝桠在彼岸盛开,
宝蓝的溪水为你染出回头的路。
银色的日光告诉你永恒的湮灭。
你的前方只有我,只有黑色中绽出的金银草。
一抹不可见的光,那不是剑亦不是你的铠甲。
你将赤裸裸入见,告诉我你平淡淡的心愿。
看,看,看那!
真实,这是你所谓的历史。
不不这里没有你的所谓。
我告诉你这里是。。。。
啊!!!
 
癫狂的引路人,她是谁?
她在干吗?
她好安静,她是睡着了吗?
哦,哦,哦。
我该走了,也许也许。
不不,我可以给您画张肖像吗?
好了好了。
 
【你以为你在画什么?】
 
哦,引路人,我又回来了。
我的画一张也没有卖出去。
哦,我知道你已经听不到了。
我想给你买个八音盒的,但是没啥钱了你也知道。
 
我看到了她,在不同的地方。
她有着许多模样。
都不是画中的模样。
她穿着整齐的服装,高傲的扬起头。
她有着蓝色的眼眸,有着黄色的卷发,穿着裙角张起的裙子。
她画着浓妆,她全身赤裸,她全身身着铠甲。
但是啊。
她为什么趴下了呢。她为什么被吊起来了呢?她为什么浑身都是疤痕?
 
你为什么以那样卑躬屈膝的姿态,以那样下流妩媚的姿态去取悦那些其他人呢?
你你你。
在他们的画像中都比我的真实,你有着表情和妖娆的姿势,自由自在,无视脚底的绳子。
但是你在我的画像里没有表情,没有姿势,看着像绑在那里一样安静,但是你没有任何束缚和捆绑。
 
【你是个天才,但是也是个疯子】
 
也许只有我才会懂得,也许只有我才能懂得。
请让我做您的拦路人吧。
像上一个旅者一样。
我们都早已手着武器,却缴械投降了。
未来的光将再也找不到我们,因为我们定格在这段历史。
等待下一个旅者的来到。
我会告诉他:迷途知返。

评论

热度(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