雨草

skam

skam读后感:

对不起以下感想主要对于第三四季。

天使的救赎:

“我把你就回,你能把我救回吗?”这是剧中even的台词。他在小天使的身侧,眼睛里那种绝望和淡淡的幸福迸发开来,他在向小天使求救。

第三季似乎不只是同志片,它的主题有关救赎,有关情谊。

17岁的天使和18岁的恶魔他们之前有了爱情这个东西。

恶魔有着躁郁症,当一个早晨他从梦里醒来,他看着天使说:我要走了。天使侧着身子,眼睛看着他面前收起一切疾气,刚刚懵懵醒来的少年,他救还是不救?

他救了,因为他爱他。

爱不是性,不是你撩我,我撩你的过程。而是我愿意陪在你身边,我不想离开你。这个过程是不长久的,爱不能预测十年后的你和他/她但是它可以给现在的你下一个定义,你是陷入爱河的人。

他救了他,因为小天使并不觉得他是在照顾他,他在做的是留住即将流逝的现在。“我们来玩一个游戏,它叫做“isak,even每分每秒”从现在开始,我们只用关心这一分钟我们做什么?”“如果现在一颗原子弹落在屋子上,“那我们现在说的话岂不是都是一种浪费时间。”他们在那里躺着,他们是没有未来的人,爱情中的男男女女都是只有当下的人,他们没有权利奢求以后,小天使:“我只希望此刻我身侧的人是你。”

小天使绝望吗?自己的爱人居然是个精神病人。他并不轻松啊。他心里曾经在意过,他问magbu:“你们知道躁郁症吗?” 最开始他为了这段充满up and downs 的感情,哭过,是那种抑制不住的泪水,他心酸自己也终成了一个少数群体。

我还记得最开始小天使和esklid聊性取向的时候。“我不是那种gay。”他指的是gay的浮夸和一些约炮行为。esklid 沉思了一会儿说:“你看到夸张的他们,他们才是真正有勇气去追求自己的内心的人。”他们看得到世人的眼光,很多人对于gay都有着歧义,他们在用自己的行动去证实同性恋它不违反人伦道德。

同性恋对于如今这世道是一份不同于异性恋,它于同性恋者是一份责任。因为我们是少数群体,因为我们是先行者。如果我们不在一起,没有一个人是可以独挡一面的。

第四季中,最后一集。小天使和evil在外面kiss的时候。一个男子路过用轻蔑的语气说:“哦,基佬们。快去开房吧。在外面真叫人恶心。”他很轻易的一句话,却向小天使和e神扔去了十分的伤害。在开放如挪威也是有着这样,那样的恶意。在洪流里,我们需要互相依偎。

同性恋,我骄傲地把它说成一种异能。因为只有少数的我们拥有。它是一种基因变异。他它允许我们和同性谈恋爱。它让我们更清晰认清身边世态炎凉,人们的所谓嘴脸。

小天使的选择,说回来。拥有躁郁症的E神,是否就不是E神。这就是为什么小天使回来的原因。不管知道与否,他爱的从过去到现在他爱的都是同一个人。只是不知道的时候会不去在意,知道的时候会特意去照看而已。他選擇擁有此刻。

小天使在付出過程中也在成長,他懂得每個人都有自己的戰爭,just be kind!

当然还有一个原因,一个非常重要的因果条件。来自世界外的鼓励和支持。在isak妈妈给他回信的时候,我哭得稀里哗啦。到底什么是信仰,当我们拥有现实的时候,才有可信。身为一个基督教徒,自己的儿子出柜了,妈妈的身份站了出来。学校里的人并没有因为isak出柜而改变什么。当他的朋友们知道他出柜的时候,自然而然流露出的那种惊喜和温暖是我们所想象不到。当他们吵架了,所有人还在那里给他出主意。他们的情谊从来没有改变什么。其实不敢想象如果小天使出柜的时候,如果第一份尴尬来自自己的朋友,那该是如何崩溃的。感情这个东西,很脆弱。当周围所有抗力压在两个人身上时,总有一个人甩开手,然后最后一个人压死在木板下。

有时候,在想我毕业时会和学妹们说些什么呢?我会说:寻找天使吧……

在一个故事很多的人面前,天使的存在就是违反天然常理的。有很多人说自己不幸,但是那里总有个幸而。可是我坐在这里,面对着人山人海,像迷路的羔羊。没有人告诉我,我是你的天使。所以第一眼就看上了my little

angel。 

 

第四季

最后一集是我最喜欢的一集。里面有一段话:亲爱的sara

这段致辞是写给你的。为你准备这段致辞,是因为今天你邀请了我们齐聚一堂。而明天美国总统可能就要下台了。

我们生活在一个纷乱的世界,很难知道到底有何规则。

不然为何有人贫穷而有人富有。

为何有人舒适安全而有人却得逃亡。

不然为何有些时候你试图做些好事,却反倒遭受怨恨。

人选择放弃也并不奇怪。

因为我们都可能会不再相信美好。

但谢谢你一直都没有放弃,sana

因为就算你可能在某个瞬间会感到无力坚持。

但没人是会永远孤独。

我们每一个人就是这巨大混乱中的重要环节。

你今天所做的,都会对明天产生影响。

很难准确地说出这是怎样一种影响。

而你通常也不能看出,它们是如何被联系起来的。

但你一举一动带来的影响。都会在这场混乱中的某处停留。

未来的100年我们可能会有某种机器,它可以算出我们的一举一动都会导致什么影响。

但是在那之前,我们可以坚信。

恐惧会传播,

爱在恐惧的种子上开出花。

里面的人就像上面画中一样。

他们年少却关心世界。

淘气却明白世界运行规律。

他们在外面,我们在里面。


评论(1)

热度(56)